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故事里的人物也会悲哀啊……
一旦这样想就感到心痛。

单方面的意淫和人物本身的结局就不同,无论写的如何幸福,结局也一样改变不了。
就这样单方面他们被描写在任何一方面,加以美化,看起来包装精致,新颖漂亮。
怎样想。

挖开人物心底最深的、不可提及的痛处,以及作为一个虚构人物底层的空洞和冷漠,写出另一个结局,依旧爱着他们。
内心却难以忍受。

你去探讨他们最深处的东西,有血有肉。
表面上显露出来的又是如此平静。
平静总是能够混淆视听。

隔着一层东西去了解他们。

沉甸甸的重量。
生命的质感和死亡的沉寂。

活在书里,或是活在书外,活在喜欢着他们的人的心里,活在作者的心里。
死在自己的心里。

论死与活的真正区别...

"我做了个梦。"

"梦见什么了?"

"不知道,梦很长很长,然后有一刻我就醒来了。"
"嗯?"

"醒来发现身处黑暗,接着就听到声音。"

发现是我自己的心跳。
才知道原来是我。

走了走了,再见。
爬走……

"你总是这样。"
青年站起来,垂着眼,金色的头发顺着他的肩头掉下来,柔和的贴在他的衣服上。
坐在对面的男人不说话,仅仅是沉默着。

"愤怒的控诉对您来说没有用了,对吗。"他努力压抑心中的怒气,手握成拳,掀起眼帘,目光直直看向男人眼里,那双冰蓝的眼睛还是很淡然,常年覆盖在蓝色海洋上的冰阻挡了他的目光。
他不可抑制的,怒气冲冲的想揪眼前人的衣领,但是他忍住了,这会让他显得更没有教养。

"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Thranduil偏偏头,铂金的头发向旁边甩了一下。
"我当然要问,您每次都能给我一些大道理,告诉我您是正确的,我自然要...

soulmate. 1

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将桌子上的白纸吹的到处乱飞,男人用手压住纸,烦躁地将手中的钢笔扔出去,银白的光微微闪了一下,落到桌子上。

他抿唇,目光投向窗外,最终站了起来。他已经坐在那里一天了,但是什么也没写。

打开房门,顺着旋转楼梯向下,一楼有一扇蓝色的圆顶木门,他打开门,瞬间海风吹进来,将他一头金发吹乱,他不适的眯眼,企图用睫毛挡住过于热情的、带着微微腥味和阳光味道的风。
"Thran,记得回来。"有声音从他身后传过来,Thranduil没有回头,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
他顺着房子周边修建的步道走到沙滩上,此时已至日暮,气温正在降低,人不太多。

海水冲...

四川九寨沟地震了,希望救生工作能够顺利进行,也希望没有过多的人员伤亡。

七日约 2

第二约: 回.

他听到山间一圈一圈回荡的声音,音色遥远又缥缈,如同水上的荡纹,撞到落叶又转回来。
回音缭绕。

一圈一圈撞进他的心里,心脏因此而跳动,恍然间似乎初生的白雾包裹住橙亮的阳光在他面前悠悠晃晃,那人的面容消散在这浅亮的光中。

他轻声念他父亲的名字。
声音清亮,在这山间空荡荡的游浮,没有回音。
他睁开眼,目光恬静。

他从未这样喊过他,喊他的名字,声音清亮,藏着不可察觉的柔软爱慕。
他的父亲如是,他的声音低沉,喊孩子名字的时候,那声音常让当孩子的想太多。有时是冰冷冷的,夹杂着怒气,尾音总是微微上扬。有时是破碎的,带着酒香,颤抖着,让他总是难以抑制的想要吻他。有时那么平静,仍旧好听的要命。
不...

Legolas从车上下来,对身旁的人说了些什么,才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他的气质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面部线条柔和中已经渐渐显现出些许的锋利。他踏上阶梯,舒展的四肢以及身形流露出一种流畅的美感,类似于鹤的纤细和豹子的压迫。
他不愿意再和入口的侍者多说,但是对方过多且繁复的流程让他不得不耐下性子,他们浪费接近十分钟后,Legolas才得以进入。

内部实在是太过沉静,对于任何一个刚进去的人来说。
音乐十分低沉,钢琴曲流畅的不像话,一度抑郁,这让他隐隐感到头疼。Legolas毫不费力的找到了他们令人又爱又恨的男人。

他在餐厅,一个人坐在一旁,淡金的头发散落在桌面上,支着头,看不清他的神色。Legolas将...

七日约 3

第三约:空.

他已经停留在中土很长很长时间了。

历史进程的脚步从未停止过,这个世界仍在井然有序的进行,所有的一切都在顺应着早已整理好的编程,任何生物都有自己的命运,从未改变。

他长久地站立在原处。
任凭黑暗突起,世界黑白颠覆,苍生受难。
任凭众生流离失所,同伴奋起反击,鲜血染红土地,悲音戚戚。
他依旧站立在原地不动。

直到有一天历史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告诉他,说孩子,你该动身了。
于是手中之剑被举起,杀死一个又一个被选定死亡的生物,接着是族民的死亡,敌方的覆灭。
他眼睁睁看着父亲顺从安排好的命运离开他,然后明白了什么是不可抗的。

你若手中举剑,剑上带着鲜血。
即是无罪
你若手中举剑,剑上带着仁慈。
即...

一直以来都十分感谢你们这些看我文章,或者支持我的人。

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总之就是很开心。
我的文笔不好,感情描写或者人物内心独白各种漏洞百出。
你们能够一直看下去,并且支持我,本身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很开心的事。

在此鞠躬。

(马上要开学,所以可能没时间再写。[有点儿自以为是了……])

不知道LOFTER敏感成什么程度。

我真的不是在批评你们,网易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在各方面发展的都不错,LOFTER近些年也明显走上上坡路。
但是程序一直设计的那么不认真,刚开始人不多,对,是这样。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不是吗?
首先我们要来谈谈这个程序的问题,多次程序出错,身旁的朋友评论都是,刚开始可以,设计很不错,但是后来越用越奇怪。
你们是网易下面的产品好吗,可不可以用心一些呢?
用户反馈过很多次,真的,每次都说处理,但是真正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接着就是一些别的问题了,奇怪的检测敏感词的系统,不是说言论自由,在这一方面真的有些过。
还有违规内容,一首歌还能涉及违规,那只是一首很简单的钢琴曲,...

七日约 7

第七约:立约. 真理.

"真理常常使人困扰,你们盲无目的的追求着虚无的东西,以为自己把握着真理。"
"所以,永生才被视为诅咒。"

他一边说着,一边无声的将门堵住,抬着他的脸,轻声说着。
"给我一个理由。"
对面的精灵置若罔闻,他根本不在意这小小的为难,他显得那样从容,让人类以为自己弄混了。
看样子Thranduil也像一个真理,他也令人困扰,甚至让人迷乱。
"没有理由,理由是就算你堵住了门,我想我也能够出去,并且我很想对于你的漂亮的小脑袋发出疑问。"
Thranduil的目光在他脸上审视了一圈,表情带了一丝轻佻。
"...

七日约 4

(伪)第四约 初恋. 初恋味道.

二十岁生日。
Legolas和他的恋人Thranduil出去庆祝。
从酒店出来后已经很晚了,他拉着Thranduil的手,拉的很紧,Thranduil也是。
此刻正是夏季,晚风凉凉的,绕过Thranduil的脸,将他的发丝吹到他的眼前,向来柔顺的头发今日有点儿不服从了,它们调皮地拂过Thranduil的脸,发尾挠着Legolas的脸,Legolas听见Thranduil的笑声,他伸手,将男友的发丝挽在他的耳后。
街道上没有多少人,他们站在路口,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Thranduil突然俯身,在Legolas耳边轻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逗的他的男友笑起来,还伸手在Thranduil...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