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布鲁克林

你既无青春,亦无年少
只是在一场午后
把二者都梦见  .

幽暗的森林。

下雨了。
王堆起篝火,他的指尖轻点,耀眼的火瞬间燃起。
他将酒壶放在一旁,低垂着眼,睫毛隐匿在无色的火光中。
火光照亮他的眼底。

“Legolas……”
遥远又沉重的叹息。

Please……
Give up.

王子恍然间看到对面的森林深处,他的父亲在雨中坐着,燃起一堆温暖不了人心的火。
欢闹与沉默都已被火光吞噬。
Dark.
My King.
Dark.

他受了重伤,半兽人徒手撕裂了他的左肩,他的弓箭还被他紧紧的握在手里,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拉他的弓箭了。
可他还在坚持。
您为什么不离开呢?

Dark.
My King.

我效忠于您,曾跪在您的王座前发誓。
我从未背叛过您。
敌人的尸骸堆在王座之下,血色从未浸染您华美的长袍,您的眼睛还是那样的幽亮。
我握紧弓箭,用身体,用那些脆弱的羽箭,用着我的信仰,我心中的光,用着这些,我站在您的旁边,守卫着您。
您的微笑,或一杯酒都能给我带来快乐。
现在您最忠实的骑士即将死亡,您为什么不离开呢?
骑士并不需要国王去留恋。
他感到力气在逐渐流失,泪水混杂着雨水流在地上,与血混在一起。

亚瑟王拔出他的剑……
他的骑士永远追随着他。

亚瑟王放回他的剑,
他的骑士被他杀死,
他的国家覆灭。

王将淋湿的发丝挽在耳后。
他说
当你褪去青涩和无忧无虑,我在想,我的叶子未来会长成一个什么样的精灵呢?

王抬起眼,举起酒杯对着虚空向王子致敬。
这一切他做的干净又漂亮,手没有颤抖。
他冰蓝色的眼底燃起火光,绚烂又危险的火。就是这样的火,王子曾经像飞蛾一样扑入其中。
下一刻火光就被雨水浇灭。

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灵呢?
王用手磨挲着酒杯的杯沿,看着雨水滴进酒杯里。
过了许久他才喝下。
将沉默、血与泪,
将痛苦、思念,
以及等待
全部咽下去。
嘴里蔓延着一股苦涩的味道。

我沉默,我看着你离我而去。
我犹豫,却又强硬的推开你。

你沉默,你转身离去。
你痛苦,却又决绝的离开。

沉默似乎代表一切。

我将那些感情,无法说出口的感情,在狂欢中,无人理会的狂欢中,盛大繁华的狂欢中,缓慢的咀嚼掉。
王的牙齿在他成为王者的那一刻已经被拔掉,他嚼不动,只好用酒,中和一切咽下去。
Legolas……
王只是想醉,醉了就不用面对现实,不用想起往事。
想起父亲的死亡,国家的迁移,妻子的离世。
还有即将到来的战争。
最后一位亲人的远行。
你明白,
醉里看尽人间冷暖,尽管虚度光阴。
你明白一切。

我们错过了很多……
My Son.
现在我把我的痛苦呈现给你,满意了吗。

王子的肩胛骨被穿透,他痛苦的皱起了眉。
My King.
他喘息着喊。

浮士德被拯救。
最后被天使所拯救。

我们错过了很多。

你错过了我是如何杀掉敌人的。
你错过了我在面对同伴的死亡时有多么难受。
你错过了我心里的绝望。
你错过的,不只是这些。
你错过的是,
我所消耗的青春和纯真。
所有的热烈与炽望。
你说等我长大了,我会明白你所做的一切。
你是对的吗。

Ada
王子哭着喊。
让我过去。

酒杯里的酒溅了出来。
王的眉心有什么东西像玻璃一样破碎。

你不可以
我是恶魔。
我会让你堕入黑暗。

你看我们之间隔着什么,My Son.
那是一道鸿沟。
你看到了火,
我也看到了。

这已经不是再见对方一面就能挽回的,裂痕已经出现。
时间也抹不去了。
隔岸观火吧。
My Son.
不要那么伤心,我知道你很痛。
再忍一会儿吧,天使马上就出现。
有些事已经说不清是谁的错误了。

王子征住了。
他开始大力挣扎。
别去,Legolas
他身后刺伤他的人说。
是他自己的声音,阻止他的人 是他自己。
他是恶魔。

我就像瘾君子一样。
尽管他是恶魔,我还是要过去。

王子这次轻松的摆脱了身后的人,他开始向他的对面奔跑。
沿着火光。
沿着火光。

你看到火,小王子。

他的腿已经麻木,双唇失去血色,跑的跌跌撞撞。
跑过这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像极了困在山地荆棘丛里的孩子,只能呼唤着。

Ada
My King.
他呼喊着,沿着火光。
雨水将他身上的血污冲洗掉,他的发被淋湿。
身体上全是伤。

王坐在那里看着这一切。

又是沉默。

王子跌倒了好几次,他遍体鳞伤。

您教我学会拉弓。
教我学习语言。
为什么这次不教我如何学会奔跑呢。

火离我是那么近,可它一直都是那么近。

王子跑的筋疲力尽,他没有力气了。
没有伞,
没有庇护,
也没有学会奔跑。
火光就在前方。

一杯烧好的酒倒在他的伤口上,王子被痛醒。
睁眼就看到火。
可是他看不到他的父亲。

你在哪里?

他问。

我在你的对面, Legolas
王叹息一声。

我们坐的这么近,却看不到对方。

王子突然把头埋入手心里。
金色的发散落,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着光。

对不起。
他说。

谁去强求谁。
他们就坐在对方的身边, Legolas却不知道。

不用说对不起,Legolas
王摸摸他孩子的头。

没有谁对不起谁。
那些日益冷淡的亲情,彼此伤害的话语,终归牢牢刻在心上。
他们的余生之间,仍旧隔着汪洋大海。

我要怎么办才能见到你。
王子哭着问。

王忍不住笑出了声。
有泪珠从他眼眶中滑落。

他整理自己的长袍,喝了口酒。

王者的眼泪是如此。
父亲的眼泪也是如此。
你看我们坐在一起,我们心中充满着痛苦、不安和焦虑。我们应该学会放手,神的首生子拥有着美貌和智慧,我们应该聪明一些。
Give up.
But……

没人懂他的欲言又止。

篝火很美,你能从里面看到任何东西。
权利、色欲、无尽的占有。
虚无。
那跳跃的火苗。
如果他们的感情也像这火苗就好了。
雨都无可奈何。

看着火,Legolas 
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王子抬起头。

火突然燃烧的越旺。
王将手向上抬,火光闪耀着。

王子征住了。
如此震撼的场面。
火苗窜上古树,却没有燃烧它,只是顺着树干向上爬。
耀眼的、明亮的。

去看火,Legolas

雨珠在火光的照耀下越发美丽,闪着亮光。
火将会吞噬一切。
那是何等的美丽。
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Legolas
有声音从他身边传过来。
王子抬头。

他傻傻的笑了起来。
Ada
他喊到。
嗯  .
王点头。

你看火,它多么漂亮啊。
燃烧了一切,吞噬了一切。
将美好全都毁坏掉。

是的。
王子回他。

Legolas
愿意陪我看会儿火吗?
王问他。

当然可以。
一辈子都行。
王子笑着看他,王眼底的火光又一次迷惑了他。
那叫蛊惑,冰凉的海底不该有火光,浮士德被那些东西所蛊惑了。
他知道那其中含着什么样的感情,它是那么的强烈和真实。

我可以吻你吗?
他突然问他父亲。

王讶异地挑起眉尖。
过了会儿,他笑了。
可以。

王子踮起脚尖,用右手勾住他父亲的脖子。
他吻上了他父亲的唇。
冰凉又柔软。

火势越来越大。
点亮了一切。

他的舌尖轻轻探入父亲的唇里,温柔又小心。
开始是轻柔的,到后来越来越猛烈。
两人的气息纠缠,又被雨水打破。
眼泪顺着脸颊就进唇齿间,苦涩又冰凉。
他们恨不得将对方搂进怀里,可是他们不能。

雨越下越大。

他父亲突然推开他。
可以了,Legolas

火要灭了
你走吧。

Ada
王子伸手拉他的手,却被打开。
走吧,Legolas
王看着他。

我没有教你奔跑,希望你自己能学会。
好吗?

不好。
为什么是我自己一个人学?

王子拒绝他。

火快灭了。
王看着王子的眼。
里面只有坚定。

对不起,他在心里叹气。
伸手猛推了Legolas一下。

Ada!
王子惊呼。

火光消失。

My King?
Legolas猛的坐起来。
海风吹过他的脸,让他清醒了些许。
这里是,他在西渡的路上。
“你快吓死我了,Legolas ,精灵这么柔弱,你就昨晚淋了会儿雨,就病成这样。想家了?”金雳笑着打岔。

“没事”他摇摇头。
只是一个梦。
没有关系。

即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哭泣。

I wish I am still a kid.
No broken heart,no painful tears. Only a wounded knee but a kiss from my Ada makes everything okey.

If this is to end in fire.
今之所欣.若为焦土

Then we shall all burn together.
生死契约,与汝同焚

Watch the flames climb high into the night
望烛舌熊熊,吞噬长夜

Calling out father,oh,stand by we will.
唤吾先祖,与汝并肩

Raise a glass of wine for the last time.
举杯共饮,盛宴难醉

Calling out father,prepare as we will.
唤吾先祖,与汝待旦

Watch the flames burn auburn on the mountain side
望漫山遍野,尽绽红莲

Desolation comes upon the sky
望凄然萧索,苍穹显现

Now I see fire,inside the mountain
吾见烈焰,坳中熊熊

I see fire,burning the trees.
吾见烈焰,席卷山林

And I see fire,hollowing souls
吾见烈焰,灼魂映魄

I see fire,blood in the breeze.
吾见烈焰,如风饮血

And I hope that you will remember me.

也许在你西渡的时候,我想。
我的儿子终于学会奔跑了。

                 
——Thranduil

评论(54)
热度(71)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