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我想去看海。

那样宽广深邃,正如你的眼睛。

你知道我的愿望。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你对我笑,笑的柔和又随性。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你的笑了。

一切都是有预感的。

我早起收拾行李,带上你给我买的帽子,还有围巾,那条质地柔和的围巾是你为我织的。
它是那样软和,像恋人之间的吻,细碎轻绵。有丝绸般的黏和从心底一直蔓延到全身各处。
你给我围上的时候,我闻到你发丝的香气,兰花的气息,不浓不淡,关于你的一切总是刚刚好。

我给放在窗台上那盆兰花浇了些水。
今日阳光很淡,微弱的像猫爪轻桡一样,它穿过年老的叶片,在盆底和窗台上撒下斑驳的阴影。
这让我感到有些难过。

屋子里很干净。
太干净了。

你常常会坐在那个小沙发里,我记得很清。
泡一杯茶,一份报纸。
还有抬头看见我时的一个微笑。
那是很轻松的下午时光。

我把你最喜欢的,我送给你的戒指好好的放在了盒子里,用最好的盒子,用最柔和的力道,小心的擦拭它,不会擦掉上面留下的岁月的痕迹,还有我们之间的爱情。
你会喜欢的。

唱片机还放在我们的卧室里,你会喜欢这种古老的东西,我很开心。
它在某些时候会发挥特殊的作用。
大概我有些怀旧了。

厨房里还是有奶油的香气。
所有的餐具摆的很整齐。
我喜欢看你系上围裙做甜品,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我总会揽住你的腰,把头放在你的肩上,嗅着你的气息。
香甜的,美好的。
纯粹的爱意。

你最喜欢的酒,我今日把它摆出来了。
往日你总会笑着讨我要酒,我只让你喝一点,你笑我小气,但只喝一点。
酒的味道很香,今日我们再喝一杯。

体温计都好好放在你最熟悉,最贴身的地方。
你的身体不好,医生说你,你还不以为然,后来总算是听一点了。
啊……顽固的老家伙。
你那日这样对自己、对我说道。
那可不是嘛,顽固的老家伙。
我们互相调侃,笑的眼泪都流下来。

今天没有下雪,有些遗憾。你说过你最喜欢雪了,但不喜欢它的温度。你每次这样说,我都会把你搂在怀里,用我的大衣包裹住你,用我的体温温暖你的体温,我们一起看美丽的雪。
你会抚摸我的眉眼,微笑着不说话,眼睛里是迷恋和依赖。
人一老就越来越爱撒娇任性了,你对我说。
我轻轻笑起来,我说
没关系,我宠你。
你说我老了还说那一套甜腻的情话,不过,你很受用。

烧的水开了。
有风从窗户外吹进来,窗帘被吹起,那是你最喜欢的颜色。
你买它的时候说:
你看它的颜色,这么温和,会适合一个温馨的家的。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吗?
只有两个人的婚礼,但我们都很开心。
不只是开心啊,那种兴奋又激动的心情。
像激烈的火从心底燃起来,焚烧着我们的灵魂,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快乐,电流在血液中传递。
不过那天下雨,我们还年轻,像小孩一样在雨中奔跑,大笑。
这个城市的雨天特别明静,在我的记忆里是灰白色的,代表着无尽的爱意与幸福。
我到现在还能记得那种感觉。
你呢。

我们第一次约会,你带我去智利看星星。
那个时候你的教授很器重你,联系了上层对你特别授权。
那个年代的爱情。
那样美的地方。
我笑着说怎么是你先发出邀请,应该是我才对。
你说:
我想带你去看全世界最美的东西,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感受它的美好。
星空很美。
真的很美。
当哪天你也能去看时,你会发现那是怎样的感觉。
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它们,你想想啊,整个宇宙的星星,它们是那样美丽,满天的星光让人沉迷,那样梦幻。
让你的心头颤栗,到达灵魂,整个人都沉浸在这星海里,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大自然的美,往往震撼人心。
我拉着你的手,拉的很紧,这样好像就能走一辈子。
有那么一瞬我觉得,你也像它们一样美好梦幻,在这荒漠上空孤独了那么多年,那么多人都曾仰视过你,赞叹你的美丽与独特,却只能望着。
而我是这么幸运,把你摘了下来。
从此我就决定,要把你这颗星星,藏在我的心里,保护你一辈子。
那是2000年的事了吧。
眨眼间,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我想看海,想了很久了。
那天你对我说。
我们这么多年哪个地方都去过,就是没有去看海。
每次说起,你说:
等等吧,等等吧。

等等吧

我们等了七十五年,从年少等到年老,从校园等到我们的家。
等到对方头发都白了,皱纹也不知何时爬上了脸。
等到金发变成银发。
我们陪伴对方那么多年。

等等吧

今天我终于等到了,你却已经先行离开了。
我在年少时摘的那颗星,在时间的流逝中,不知不觉的从我手中跑掉了。

等等吧

你最后离开时笑着对我说话,眼眶都红了一圈,却不忍落泪。
怕我心碎吗?
我都忍不住,但也和你一样,没让它们流下来,怕弄湿了我最美的星星,再也回不到天上去了。

等等吧


你说你这辈子干过最让你满意的事,就是答应了我的告白。

等等吧

今日我终于不等了。
我失去了你。

我想去看海,带着你的骨灰盒。
所有的一切都已平静,那片星空也恢复原样,我们最美好的爱情被时间永远铭记。
我年纪大了,这一去估计回不来了。

让我带着你去看海吧。
今日你终于不用等了。

我们已年老,就让所有的一切顺海而去吧。

不等了。
都等不及了。

人的一生怎么过得这样快?如白驹过隙,你还未伸手去抓它,它就已经溜走了。
都等不得。
                                              2055.

“这是上个世纪我国著名天文学家Legolas给他爱人Thranduil的一封信,并且在2054年,他亲自给他新发现的一颗星体命名为‘Thranduil’,碰巧这颗星就在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星球旁边。他们两人都是二十一世纪极为出名的天文学家,为我国的天文学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解说员向人们介绍着。
人群中有议论声响起,或唏嘘,或赞叹。
最后都消失不见,徒留那一张经过特殊处理的信纸放在晶体台上。

正如我所说,
我不会让你孤单一世的。
                                           Legolas
                                        

评论(4)
热度(36)
  1. 瓷柚松森 转载了此文字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