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我说过,这只是恋父情结,Legolas。”

Thranduil伸手将Legolas发丝上的奶油捋下,发丝还未从手中脱出,孩子的唇就缠了上来。

像奶油一般的吻。

“我不想搞砸你的生日宴会。”Thranduil伸手将Legolas推开,用指尖抵住孩子饱满的额头,向后推了推。

“Ada……”
Legolas看着他父亲,眼里充满了迷恋,映着满天的星光,Thranduil可以从中看到他的影子,以满天星光和深蓝的黑夜做背景。
“你知道这不是恋父情结。”
Legolas笑着,伸手扣住他父亲的腰,“你说过你会在我生日时答应我一个要求的,你不能食言。”
“但不包括答应你这么过分的要求。”Thranduil颇为无奈的看着Legolas,将手绕到背后试图将Legolas扣着他腰的手松开,没想到他扣的更紧了。
“你说话不算数啊,Ada,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话,我会很伤心的。”Legolas嘟起嘴,眼里却盛满了笑意。

宴会已经结束了,奶油被扔的到处都是,呼吸到的空气都充满着奶油的香甜气味,用来装点宴会的装饰灯闪着。仆人们还没有来清理Legolas那群朋友们造成的“犯罪现场”。
Legolas看着他父亲湿润的唇,还有他的脸,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朦胧,像拢着轻纱的一样。有雾气自他的发丝上散开,浸了浓夜的寒意和湿意,轻轻覆在Legolas的眼前,他看不清了。

他得抓紧Thranduil,你看他像精灵一样,只会出现在梦里,一不小心就会悄悄溜走了。
可这次先溜走的人是他,是Legolas,是Thranduil的儿子。

恋父情结……
你认为那不是爱情,那只是浅薄的好感,暂时的依恋。
潜意识却是想要逃避。
可我只愿品尝你的一切。

“只是今晚,Ada,明天我就要离开你了。”Legolas垂下睫毛,姿态放软了很多,Thranduil看到有一星点水光从Legolas浓密的睫毛下匆匆掠过,还未来得及挽留,就已经消失无影了。
这让他很难受,心脏像被一只手揪着一样。
“今晚你能得到什么呢?Legolas,这只是水光的倒影,你看它很美,但当你伸手触碰它时,它会立刻被你的指尖割成碎片,大把大把虚幻的光从手中消散、破碎。这感觉不好受,就像人从来都抓不住时间一样,你无能为力的。”
男人好笑的揉揉Legolas金色的脑袋,将他本来就很乱的头发揉成像猫炸毛时的毛发。
“看起来真可爱……”
“不要追求一瞬间的美好,你得记住,永恒的美才能陪你一辈子。”

“你这说法真的不对,Thranduil。”Legolas掀起眼帘,温柔的看着他父亲。“如果每个人都这样轻易放弃的话,永恒的美根本就不会存在。相反,如果我们肯试一试,那就说不定了。”
“爱源自我的心脏,源自我的身体,我的神经。如果您让我解释的更清楚,我只好用生物学来回答您了。它并非是假的,在您看不到的地方,它经历过众多苦难,为了它我不惜跨越千山万水,穿过无人的荒原,从暗湿的沼泽中穿过,满怀这如火一般的爱意。当我到了您的面前,您将它扔到地上,并加以嘲笑,然后您将一朵桔梗花插到我胸前的口袋里。您看看,您已经承认了这是爱,为什么不接受呢。”
Legolas低头去吻Thranduil的脖颈,在锁骨上印下一个吻,不出意外的听到了Thranduil变乱的呼吸声。

“你还是太年轻……Legolas,放开我。”Thranduil向后退去,忘记脚后面就是小道的边缘,一脚踩空。Legolas抱着他,两人都栽倒在泛着清新气味的湿润草丛里。
露珠被惊到了,从叶片上滚落,落到了Thranduil的头发里,有些落到了他的眼角,这让他看起来像哭了一样。
两人靠的太近了,温度都在升高。
Legolas忍不住将Thranduil眼角闪着亮光的露珠舔抵掉。湿热的吻落在Thranduil脸上,他不适的扭过头。
“你不认为这些可爱的露珠也很美吗?它们的美也如昙花一现,阳光出来之后就会消失。就像你的爱情一样,遇到太阳就会消失。”
Thranduil平稳呼吸,问Legolas。
“您认为它不能存活在阳光之下,这是不伦之恋,见不得光。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Thranduil,人类什么时候学会了将别人的目光当作衣服穿在身上,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视而不见。难道我们这些自称为高级动物,就是为了活的更加麻烦?名望,权利,金钱……它们带来的快乐抵得过爱情吗?”
“那不一样,Legolas!”
Thranduil低低呵斥到,胸口因为剧烈的呼吸起伏着,显然他很生气,他为他没有办法去反驳他的孩子而懊恼,更多的是为了Legolas的固执而生气。

“怎么不一样,Thranduil。”
“这是诡辩,你所说的这一切都会毁了你!”

伴随的这句话的尾音,Thranduil的膝盖抵住他孩子的大腿,用力将Legolas翻到了他的身下,两个人的位置反转,Thranduil用手撑住地,想要站起来,他的发丝垂落到Legolas的脸上。

他的表情在阴影中不可窥测,Legolas只看到他的唇因生气抿成了一条直线。
“不要再和我提这件事了,Legolas,生日快乐。”Thranduil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Legolas,只是向回走去。

“嘶……”
Legolas尝试着站起来,但显然刚刚Thranduil用力过大,他感到被抵住的地方很痛,酸麻。医生总是知道哪个地方是人类最脆弱的部位。
好疼……可是他的心更疼。

金头发的年轻人就这样坐在那里,也不站起来,也不像发呆。他的头发在夜风中飘起来,划破了不久前所有暧昧的气氛。空气不再是那样香甜了,只有一种说不出的清涩。

一只手伸到Legolas面前,他瞪大了那双幽蓝的眼睛,那只手看起来干燥柔软,手指甲被剪的很整齐,除却手指微微颤抖之外,这只手称得上完美,正如这只手的主人——Thranduil的脸一样。

Legolas将手放进Thranduil的手里,任由他父亲把他拉起来。
“疼……”他抬头对他父亲说,眼里带着泪光。有那么一瞬间,Thranduil以为Legolas还是小时候那样,跌倒后哭着向他寻求帮助。这让他所剩无几的怒气彻底消失了。
“您得背着我,我走不了路了。”Legolas委屈的用手指指他自己的腿,眨巴着眼睛,眼里满是乞求。
“你都多大了,我背不动你。”Thranduil伸出手臂,让Legolas挽上。
Legolas看着他父亲的手臂,唇角微微弯起,他很自然的挽住他父亲的手,仿佛这动作已经练了很多遍一样。
我和父亲结婚了。
这个想法让他的内心感到欣慰。

“我明天就要走了,您真的不打算答应我那个要求了吗?”Legolas一瘸一拐的走着,虽然并没有那么严重,但他还是觉得装成这样更好一些。
他这句话刚说完,就稳妥妥的收到一个眼刀。“想都不要想,Legolas,你明天就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您是如此的不信任我……”
Legolas挣脱了他的手臂,站在那里看着Thranduil。

"你让我相信什么呢?"Thranduil笑着问,伸手抚上Legolas的胸膛,缓慢的游移到左边的肋骨,再偏上一点,一寸一寸向上移。
手掌下是跳动的心脏,Thranduil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孩子粗重的呼吸。
"Legolas"他抬起头,眼里是柔和的笑意。"你让我单纯的相信你的心跳?还是让我相信你本身。"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如果我答应你,你的心会因此跳的更快。那么接下来呢?你的命运如此,注定要离开我,那么我爱的究竟是你的本身,还是你的命运。因为知道你的命运如此,所以才爱你,毫无忌惮。还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才爱你?"

一切都明明白白,但我们仍匆匆错过。
因为你相信命运,因为我怀疑生活。
                                        ——顾城

晚安。

评论(18)
热度(89)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