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Ada……”
王子睁眼,眼里是流淌的绿意,带着破碎的光。这是他醒后说的第一个词。

身上的男人抱紧了他。

“这是哪里?”
他尝试着从男人怀里坐起来,嘶哑的声音不像他的。
“……”男人伸手理顺孩子的发丝。

鼻翼间冲荡着血腥味,喉咙如同被灌了滚烫的热铁,身体僵硬。
眼前暂时看不到任何东西,手里抓着的是他父亲的手。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Ada……你的发丝卡到我衣服里了,好痒……你把它拿出来好不好。”尾音颤抖,说话的人似乎不能承受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胸腔颤动起来。
咳出的都是血,血丝像极了密林里蜘蛛的网,连连密密的缠在喉咙里,每一次呼吸都发出如疾风般的破响。

男人微微动了一下,最终只留下一声叹息。
“很抱歉……叶子。”
王者低声说着,气息微弱,喷洒出来的的热气如同即将死去的豹子一般,气息奄奄。

我不需要您的道歉。
Legolas想这样说,然而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王者的胸口长了一把锋利的剑,它的剑身极其漂亮,剑柄反射着烁烁冷光,它正在不知疲倦的吸取王者的血,有绝望自此生出。

战争,又是战争。
不知何时它已经出现的如此频繁。
仅仅两个字便可抹杀所有的希望,它从累累白骨上产生,染着的血如路易十四玫瑰一般艳丽的红。

他该怎么办?

“我自森林深处而来……”Legolas使劲抓住他父亲的手,在他耳边哽咽着,吐出的话不成语调。
“曾见过春天的眼睛……绿叶和青草……”
“我穿过迷雾萦绕的森林……”Thranduil接上他的话,费力的吻了一下孩子的唇角。
那是血的粘稠和厚重。
“我带您回去好不好?”孩子终于忍不住将头抵在父亲的脸庞,语气里满是灰败的绝望。
他的弓箭呢?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他的王?

那大概不行了。
王在心里叹息,感到遗憾。
眼前恍然掠过先王的脸,死前的平静和黯然。他也是如同怀里的孩子这样悲伤,心痛到快要死去。
这只是死亡。他死去的父亲告诉他,你要平静面对,谁都会有死的那一天的。
那个死去的精灵说着这句话,眼里深深刻着伤痛。
他还有一句话没告诉他。
那隐藏的最后一句话即是预言,是凶兆。

现在他亲身体验了。

寒冷如蛇一样游动在身体各处,一直以来压抑的疲倦猛然爆发,来势凶猛不可阻挡。
王觉的自己需要好好睡一觉。
不必理会繁重的国务,不必理会爱子的悲伤。
他不是国王,也不是父亲,更不是儿子,亦不是王子。
只是一个精灵。
一个爱上了密林王子的精灵,为了保护他而死。

“Ada,你不能这么自私,看看我好不好?”Legolas颤抖着去喊他,得不到回应。
“密林有许多子民正等着您,还有星光晚宴,您喜欢的酒。我也会陪在你身边,只要您睁开眼……”
“还有可爱的小精灵,您不是最喜欢他们了吗?睁开眼啊……”他不依不挠的说着。
将要失去的恐惧从空荡荡的躯壳里生出,抓不住摸不着。

“我有点儿累……Legolas,闭上嘴吧,让我再睡会儿。”Thranduil说着,之后的声音越来越低,已是强弩之末,他撑不下去了。

“你说过要一直陪着我的。”
有泪滴从眼眶滑落。

啊……还有这种事情吗?
王已经睁不开眼了,他的意识混沌一片。

不祥之兆,Elrond在出征前向他说。
那我也会坚持下去,因为我的儿子在那里。
我们不久就会再见的。
凯兰崔尔在他睡梦中说到。
Ada……
孩子惊喜的眼神。

他好像说过要永远陪着他的,可是他太累了。
看样子王要失信了……
那就如此吧。
不后悔
不后悔。

战争接近尾声,Thranduil的身体永远僵硬了。他保持着保护的姿势,护着他怀里的孩子。
如同巨鹰张开双翅,给予它的孩子一小段的保护,将其牢牢护在翅膀之下。
可Legolas想的是,他应该保护他的王,他的爱人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爱情。
它是诱惑夏娃的禁果,是温暖的火光,吸引无数的人去靠近……
今日他爱人的血流在这片土地上,明日他定要他们血债血还。
没有道德的限定,只有私欲。
他要让这群黑暗的生物付出代价,敢胆让他高傲的王死在这里。他会让他们痛不欲生,将他们的身体撕裂,让他们血流成河。
让他们的生命来承担这份罪恶。
让他们的死亡来结束这场杀戮。

他轻轻推开他的王,将他的头发整好。把那把剑拔了出来,仔细将上面的血擦拭干净,替他整理服饰。
生前他最注重仪表了,想必死后也是极为注重的。
Legolas没想到他是在这种情况下替他的爱人整理衣服。他想的是在森林里,在宫殿上替他整理服饰。他能执起爱人的手,陪他一起度过每一天。
尽管生命漫长,也能过的平淡幸福。
只是心脏外膜太薄了,容易受伤,一割就破,白让这光阴流逝,点点血色蔓延如花,盛开到极致后就是破败,徒徒将这大好时光带走。
你没想过永生是如此脆弱。
以至于死亡降临之时,让你措手不及。

他用这吸了他父亲血的剑,杀掉一个想要偷袭他的兽人。
他父亲会祝福他的。
王子站起身,守在他父亲的尸体旁边。
目光坚硬,没有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

不断有兽人攻击他,都被他挥剑砍去他们的首级,他想着那人轻笑着说:
你终于有了点儿王子的样子。
挥剑带过的剑风凌厉又致命,不再是先前招数百变的剑式,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剑法,出招狠厉,
招招致命。
这种几乎是不要命的打法居然让兽人犹豫起来,他们畏畏缩缩不敢向前。像窥视着珍宝的小偷,被龙的火焰所震悚。

此战不易。
烧焦的尸体味道刺鼻,死者的面孔狰狞可怕。
而密林之王身陨战场,王子带其尸体回国。
此后之事,似乎无人可知。

众人只听得当年战争是如何惨烈,各个种族的尸体遍布战场,哀音戚戚,有人为了国家而战,有人为了家庭而战,死不得其所。
连面容也辨别不出,只得草草掩埋,一时只听哀音便起,妻子和孩子的哭泣,老人承受不了甚至有的昏迷。
过了很多很多年了,没人记得那里曾经死去一个精灵国王,他的灵魂早已远去。当年的战场如今已是一片草原,杂草丛生。
敌人的身体和无名的战士埋在一起,凝结成一道不为人知的伤口。

他们说战争就是为了和平,但愿如此。

密林里已经有很多精灵离开西渡了,Legolas决定在最后离开。
他漫步走在小道,阳光温和的洒在身上。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几百年前,他和Thranduil一起走在这里,时光静好。

他曾说过要一直陪着他。
也曾说过在所有精灵西渡后,带着他出去游历。
让他看看中土的美好,目睹人世间的繁华。
想看看他头上戴着春天开的第一朵的花,站在他身边歌唱。

只是繁华落尽。
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做这些事了。
王的一生太短暂了,大概是因为操心太多,所以维拉垂怜他,先把他召走了吧。
可惜没有机会享受一切。

他的面容慢慢淡去,只留一个结在心里。

他替他安顿好族人的一切,今日终于可以放心去见他了。

没什么可说的,结局不会写……

题外话(与正文没什么关系……)
请祈祷这个世界上不再有战争,哪怕永远无法实现,也请认真祈祷。
                                ——《萤火虫之墓》

评论(27)
热度(100)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