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那么事实呢,我猜事实并不是这样,对吗?"
少年甩甩金色的头发,它的发尾缠上了一些干枯的红色小叶子,这惹的少年烦恼不已。

他身后的人将那些小叶子摘下来,用手理顺少年的头发。金色的发丝绕过修长的手指,像水从石头缝里流过一样从他的手指间灵巧的垂下,只留下丝绸般光滑的感觉。

他正在替少年编头发,冰蓝的眼里带着浅浅的笑意,那些温暖的东西将眼里的冰冷融化了。
"也许你猜的是对的,但你真应该去问问当事人是怎么说的。"他一只手圈着少年的头发,用牙齿扯下另一只手的手腕上的发圈,将头发扎好。
有几缕发丝太过顽皮了,从中跑了出来,去骚扰少年的耳朵。
"哼,我们怎么可能会在一起呢。我不就是当事人嘛。"Legolas皱着眉摘下一颗,手上沾的霜粉让他有点儿恶心。那个人没有接话,只是将那几缕漏出来的发丝挽在少年的耳后。

"天啊,天啊。"少年大声嚷起来"Thranduil,我讨厌这该死的蓝莓丛。"他一边说着,一边轻柔的将蓝莓摘下来放进篮子里。
"要不是为了你,我根本不会碰它们,天知道为什么它们长得这么可爱,它们的家却这么令人讨厌。"少年继续气呼呼的叫,嘴角却在Thranduil看不到的地方勾起唇角。

"你的废话太多了,Legolas,我会怀疑你在向我索取一些奖励。"
我就是想要你不给。Legolas手上一用力,就捏爆了一颗蓝莓,他忍着内心的呕吐感将它扔进蓝莓丛底。

Thranduil眯起眼睛,阳光太兴奋了,强烈的光线照进他的眼里,这让他不得不用浓密的睫毛挡住它们。他正在看丛顶的小蓝莓,它们挤在一起,胖嘟嘟的。他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Ada,难道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还不够糟糕吗?"少年的小腿向后,用脚后跟踢踢他父亲的小腿,像是小猫咪在撒娇。
"不,Legolas。我在想你小时候也是像这些小蓝莓一样。"他走到前面身边,伸手指指那些蓝莓,"胖嘟嘟的,十分可爱。"
少年看着他的父亲,忍不住在他脸颊上印上一个吻。这可比蓝莓美味多了,他心里暗暗想到。

Thranduil瞟了他一眼,放任了他的行为。
"好了,足够多了"Legolas转身,将一篮子的蓝莓给Thranduil看,"做完那些萨巴雍还有剩余的,我们把它送给我们的老邻居Galion吧。"
幽蓝的小家伙们十分乖巧的躺在乳白色的篮子里,只看它们就能让人的心情变好。
然而它们没有得到Thranduil的喜爱,他的目光被他儿子的手夺走了。他嗯了一声,将篮子接过,对着Legolas说:"去洗洗手,看起来很脏。"
少年朝着父亲笑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面颊竟微微发烫,耳朵可疑的红了起来。为了避免被他父亲看出什么,他急忙离开他父亲,向后门那里安置的洗手间跑去。

他跑到半路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的父亲太可爱了,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床上。

Thranduil一个人回到厨房里,他将蓝莓放进玻璃碗里,Legolas刚好洗完手走了进来。他毫不客气的将一碗蓝莓都给了Legolas,意思不明而喻。

刚洗好的蓝莓看上去很漂亮,Legolas拿了一个放进嘴里,看见Thranduil正在搅鸡蛋和面粉。
"要来一个吗?味道很好。"他凑过去问到,Thranduil张开嘴,眼神一直盯着碗,根本无暇顾及Legolas。
Legolas在心里暗笑,拿了一个放进嘴,强势的挤到Thranduil怀里,吻上他父亲的唇。
Thranduil一时没反应过来,牙齿还未来得及闭合,已经被少年的舌头推开了,冰凉的蓝莓进入口腔里,他被迫发出一声呻 吟。
"Legolas,我还在搅东……西,过去。"他躲避着孩子的亲吻,一边模模糊糊的说着,一边控制着手的力道防止搅拌碗掉落。他的孩子咬了一下他的唇,有点儿不高兴,悻悻的钻了出去。
"你没事的话,把多余的蓝莓送给Galion,他会喜欢的。"Thranduil用舌头舔舔刚刚被咬的地方,对着切蓝莓的Legolas说,"你现在切它们汁都流完了,做完味道就不好了。"
你不就是想把我支走吗。Legolas瞥了Thranduil一眼,将切好的蓝莓塞进他父亲嘴里,拿着剩下的蓝莓走了出去。
"记得回来带着苹果和芒果。"
当他走到走廊时,Thranduil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不给你带。"
Legolas拉长声音喊到,走出门将门大力关上。

"哼,小孩子。"Thranduil笑着说了一句,摇了摇头,将事先整好的巧克力等混合物倒进碗里。
外面天气很好,接近夏末,风也变得凉爽起来。带着草木清香的气息的风从半开的窗户里吹进厨房,将他的发丝吹起来,厨房里一瞬间充斥了淡淡的奶香气和青草的气息。Thranduil停下动作,闭上眼感受这夏日将末难得的馈赠。
他的身体倾斜靠在柜台前,脸上满是平静,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懒散安淡。

如果说世界上谁是最能破坏气氛的,让Thranduil来说的话,那无疑就是他家的混小子了。
"AdaAda ,我回来了……"
Legolas一跑进厨房,一只手将水果放在桌子上,从后方抱住了Thranduil,头在他的脖颈后扭来扭去,鼻尖嗅着他父亲身上的味道,"好香……Thranduil你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能不能让我咬一口?"他笑着去吻Thranduil的耳尖,看着原本白白净净的耳朵上浮上了一层粉红色。
"我得把这个做完,Legolas,不要随时随地都能化成禽兽,我会怀疑你不是我的亲儿子。"Thranduil偏偏头,让耳朵逃离了他儿子的嘴。
"哈哈……那你就怀疑吧……"
Legolas暂时离开Thranduil,看他做完全过程。好像很简单的样子……
"你这个是和谁学的啊?"Legolas看见他拿酒倒进里面,零碎的发丝垂到他的左眼下,Legolas伸手将它们挽在他父亲耳后,又忍不住凑过去吻了吻他父亲的脸颊。
"你的祖父。"酒倒完后有一些漏到了Thranduil手上,他舔了舔手指,温软的舌头划过手指,看的Legolas心头一阵酥痒。
"是吗,祖父一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将苹果洗干净,坐在一旁准备削皮。"嗯"Thranduil动作顿了一下,"的确是一个很温柔的父亲。"这句话里莫名的带了点儿怅然。
Legolas切开苹果,"那么我也该学学。"学学做一个温柔的人。
他的父亲扭头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嗯,挺欣慰的。

等到最后一道程序终于做完后,Legolas终于没忍住,将人直接压到了柜台上。
"Legolas……"Thranduil皱眉,他被他的儿子架起来坐在了柜台上。
"我想要你,在这里,现在……好吗?"Legolas看着他,晶蓝的眼里满是渴望。他拉起他父亲的手,在他的手指关节处印下一个湿热的吻。
像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在亲吻他的上帝,一个骑士对他的王效忠。
这是一个没有止境的仪式,吻一直顺着胳膊内侧到达Thranduil的脖颈……

评论(14)
热度(52)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