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虚与委蛇

"你刚刚说你想要什么,Legolas。"Thranduil的目光落在Legolas身上,带着近乎挑剔的目光,问Legolas。
王子站的笔直。

这只是一句话。
然而这句话的背景是那么复杂,Thranduil从未在他儿子嘴里听过这种话,这让他感到好奇。
他的儿子刚刚说:
"我想要你。"

"我想要你。"
Legolas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到。
看啊,他的儿子说了什么蠢话。Thranduil想笑,但是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你想要我?你该如何得到我。"他沿着王座旁的阶梯走下去。
暗红色的长袍从Legolas眼前划过,带给他一阵眩晕感,仿若火焰与醇酒,燎烧和虚幻。像他的父亲,他是最醇香的酒,千年酿造,后味无穷。
他甘愿溺死在这酒中。
"回答我,Legolas。你该如何得到我。"Thranduil走到他面前,下巴微微抬起,目光中带着询问。

"温和的,或者粗暴的。随您喜欢。"Legolas笑着迎上去。
Thranduil挑起眉。
"这两种我都不太喜欢,Legolas。"他偏头,嘴唇对着Legolas的耳朵,"你该怎么办?"
他儿子的呼吸加重了。

Thranduil向后退去,看着他的儿子,他已经长的和他一般高了,真是令人欣慰。
Legolas舔了舔唇角,他的父亲在惹火。这正是他不信任自己的表现。
"那我只好不按您的喜好了,您教过我,想得到什么,得自己去拿。"
Thranduil嗤笑一声。
"您现在像一只高傲的天鹅,对自己的追求者不屑一顾。My King ,您真的不应该这样做。"
Legolas向前一步,。
他近距离观看他父亲,看他的眼睫毛,看他的嘴角,看他的眼睛。
然后王的嘴角缓缓舒张,向上勾起。
如同某种美丽的鳞翅目生物,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缓慢的舒张自己还带着绒毛的轻薄翅膀。
他想上去亲吻它,它的色彩是那么诱人,质地是那么柔软,说不定它的味道也是那样令人着迷。
可是Legolas清楚的知道Thranduil在嘲笑他。
他爱死了他父亲这个样子,像是在不屑一切,永远都是那个高傲的王者。
"哦。"
Legolas看见他的唇张开。
"看我发现了什么,我的孩子。"一根手指戳上Legolas的心。
"征服欲。"
Thranduil的眼尾有了细微的变化,手指一用力,手掌张开将他的孩子向后推去。
"你想征服我,用你这没有力气的话语,没有力气的身体,疯狂跳动的心脏,想要凭借这些,来征服我。"
"你什么都没有,还想让天鹅向你低头,愚蠢的精灵。"Thranduil仔细端详他的孩子,看到那双天蓝的眼睛里毫无顾忌。

"那您认为我拥有什么?"Legolas伸手抓住他父亲的手腕,将手移到他的唇边,垂下眼帘亲吻他父亲的指尖。
"我拥有的,是天鹅"话语从唇与手的交接处漏出,它美好的不像话,让Thranduil的指尖轻轻颤抖起来,因为不适应这过于美好的吻,还有这句话。
"Legolas……"
被喊的精灵仿若未闻,继续专心的吻他父亲的指尖,他的舌头掠过Thranduil指甲缝,顺着手指到达掌心,最后郑重的在掌心中间印下一个吻。
他抬起眼,沉默不语。

被他抓住的手腕灵巧一扭,接近Legolas的胳膊时再次翻转,稳稳抓住了Legolas手腕上方的骨头,Legolas面色不动,胳膊顺着Thranduil的力道向右扭去,却又极速弓起胳膊,手握成拳,向另一人的手肘下方的麻筋捶击。
Thranduil看着他儿子握成拳的手,继续向右扭去。他的力道很大,不过不能确定被击中那根神经会不会失力。
可是,他有绝对的把握——他儿子的手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他赢了。
精灵王没有继续虐待他的孩子,只是用力,再一次把Legolas向后推去。
"这就是你拥有的天鹅,总能击中你的要害。在它准备抛弃你的时候,你也舍不得……"
这句话突然停住。

Legolas接上他的话。
"也许只是为了自己最后的计划,一个陷阱。"

Thranduil拔出剑,剑身在光线下闪着冷光。他的剑顺着他孩子的手臂,抬起Legolas的下巴。

"你做了什么。"

今日确实不同寻常,他之前未曾察觉到什么,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怀疑了。
Legolas一直都很镇定。
镇定的不正常。

"您有点儿惊慌失措。"Legolas手指攀上剑刃,轻柔的将它拿开。
"……"
"天鹅自然也做不到伤害它的爱慕者。"
Legolas拽着剑,用不容拒绝的力道将Thranduil缓慢的拉近他。

现在Thranduil只有两个选择,弃剑而去,或顺从。
他选择第一种,的确这样有损他的脸面,但现在他已经顾不上了。
Legolas对他的选择毫不意外,他拿过剑向前走几步,彻底将Thranduil的路堵死。

"你看好了,你想要的人是国王。你在试图挑战国王的权威。"Thranduil的脸色沉下来,语气透露着不善。
"我一再退让,你不应该停下你的脚步吗?跨越这条线,后果你担负不起。"
"说什么后果。"Legolas笑了一声,将剑放进佩戴在Thranduil腰上的剑鞘里。
"我知道你是国王,我也知道后果我承担不起。但是我现在就这样做了。"他凑上前吻了一下Thranduil的唇。
这样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我是王储,下一个王。我要是真的计较后果,我就应该把您从王位上拉下来。"
Thranduil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他隐隐感到不安,但是他又很平静,他甚至纵容了他孩子的行为。

虚与委蛇。
虚与委蛇的是他。

他应该愤怒,应该去斥责他的孩子,告诉他这是不对的。
但是这同时也是正确的,他对自己表现的如此镇定感到惊讶,同时他听见自己在说。
"你挡住我的路了。"

就是这样。

Thranduil像是突然抓住了什么重点,他一字一顿的说"你挡住国王的路了。"
王子殿下一征,下意识想要让位。

结局大家脑补一下……

评论(30)
热度(88)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