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七日约 1

第一约:束缚.错误.

他带走了一个流浪汉。

这个人长的太像他的孩子了,那个金发的小伙子,前几年还在他面前跳来跳去,说着"我爱你"之类诡异的话,很快就消失在一场大雨中。

这应该怪他,是的,怪他自己。如果他没有拒绝他孩子的表白,现在他应该还在他身边。可是现在,他只得依靠一位不认识的陌生人。

这是他的错。
好了,那么错误的存在代表着什么?
永远不能将错误从他的生命中抹去,他因为这个错误杀死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年少时丧失了父亲,年轻时妻子离世,好在还有一个儿子。
然而儿子成年后宣称要成为自己的爱人。

错误。
他的儿子也犯了错误,他不应该贪恋他父亲的一切。因为他父亲不属于他,那是他的父亲,而今他要让他的父亲成为他的情人。
这也是一个错误。

他们都担负不起错误的代价,他们将永远不能弥补这一切。
相爱对于他们来说即是一桩死罪,是罪恶。

因为他们是父子,他们不能相爱。

"看你犯了什么罪?"那个流浪汉穿上他给他买的衣服,笑着对他说。
他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对于这件事表现的格外开明。
"谁说的父子不能相爱?不要和我说法律,如果法律能够限制爱情,那么一些游走于黑白之间的人将无法生存。那些王室贵族将无法拥有未来的子嗣。"

Thranduil瞥了他一眼。
"你不是当事人,你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困难。"他说完后下意识的撇开眼。
可是对面坐的人不是Legolas。

"可是我是局外人。我远比你们看的多,你们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而我自始至终都游离于你们的故事边缘。"
他的眼睛也是蓝色的,里面有着和他儿子一样的睿智,不过没有那么纯粹的爱意和希望。
这句话像是在说他和他的儿子在下棋一样。
他害怕听到这个人说"你们都输了,你的儿子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而你精神已经承受不了了。"他向来不肯示弱,也不会让自己输掉,可是这一次他的对手是他的儿子。不知何时Legolas已经继承了他的棋法,谈笑间会将自己的国王打败。

他不明白很多事。
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棋盘上国王的姿态,但是事实上并没有太多人去保护他,反而他自己更热衷于保护子民,责任使然。
于是Legolas问他"你为什么不保护我呢?你保护所有人,为什么将我排除在外?"
因为他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国王的庇护了。
可他要的更多,他还要他父亲的爱。
不是所有的国王都知道任何事的,因为他们也不过是普通的人而已。

Legolas对他说"我来当你的骑士吧。"他的目光诚恳,眼睛里带着些微的乞求。
可国王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当骑士呢?他不是公主,这里也没有敌军,恶龙曾被国王杀死。
唯一剩下的,国王不敢让自己的孩子面对。
任凭他如何在自己的面前倾诉爱意,将他的真心挖出来给他看,恨不得将自己解剖,只怕那满腔的爱意无法得到回应。
现实是 他确实无法得到回应。

"你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还让一个自由的人承担着两个人的希望。"流浪汉看向他的眼神夹杂着怨恨。
"你犯下的错你将永远无法弥补,你付不了应有的代价。"他的口气太过真诚,眼神太过凶狠,像极了他那因为告白被拒绝的孩子。

那天晚上本来应该是个正常的晚上,他们吃过晚饭后就应该去做自己的事。
外面天气阴沉,是即将下雨的征兆。
乌云挡住了月光,所有的一切都在悄悄的变质。
那样的天气不适合表白或者任何一件很荒诞但又很重要的事。
可是Legolas将他堵在了书房门后,并且吻了他。

知道困兽最后的命运是什么吗。

他被逼急了,被逼到山崖的顶端,再也没有路可以下山了。

困兽犹斗。
孤注一掷。

然而他仍旧输了。
不像往常那样输的还有希望,而是输得彻底。
自己看着儿子缓慢的,像是抽光了所有的力气蹲在地上哭。
之后冲进大雨中。
他和他失联了整整三年。

他想要他的儿子,不是情人。
而Legolas两个都想要。
他常说Legolas贪欲太多太杂,自己又何尝不是。
终归顾忌着法律,顾忌着亡妻,顾忌着未来。

错误。
谁的错。
社会还是法律。人性还是亲情。理智还是情感。
是Thranduil的错,
还是Legolas的错。

"那是你们的错。"
流浪汉看出了他的疑惑。
"你应该留住他,他也应该找一个合适的时期。"
Thranduil手一抖,将他面前的玻璃杯打翻了。


这个就是结局了。
虽然有些诡异,但是这篇并不注重于爱情,重心也不在流浪汉是谁。
我们都类似于流浪汉,是局外人。我们觉得看的清楚,然而事实,真相都与我们所认为的相反。
有句话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事实也并不见得如此。
旁观者也会迷在棋局里,他也要思考……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评论(10)
热度(67)
  1. 瓷柚松森 转载了此文字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