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七日约 7

第七约:立约. 真理.

"真理常常使人困扰,你们盲无目的的追求着虚无的东西,以为自己把握着真理。"
"所以,永生才被视为诅咒。"

他一边说着,一边无声的将门堵住,抬着他的脸,轻声说着。
"给我一个理由。"
对面的精灵置若罔闻,他根本不在意这小小的为难,他显得那样从容,让人类以为自己弄混了。
看样子Thranduil也像一个真理,他也令人困扰,甚至让人迷乱。
"没有理由,理由是就算你堵住了门,我想我也能够出去,并且我很想对于你的漂亮的小脑袋发出疑问。"
Thranduil的目光在他脸上审视了一圈,表情带了一丝轻佻。
"什么疑问?"人类也很平静地问他。
"想问你的小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精灵皱起眉头,将衣袖的褶皱理平。

Legolas的嘴角忍不住勾起来,他没绷住。"行了,Legolas.我要出去了,让开。"精灵王不耐的语气让Legolas更加大胆。
"您就当我是脑袋被门夹住了吧,我演的人类逼真吗?"他有点儿固执的站在寝宫的门前,就是不肯让位。
精灵王一时沉默。

他转身看向窗外,已经是秋季了。阳光很好,风的温度也刚刚适宜,要命的是,现在已经不早了。
这沉默显得有些异样。
密林王子忍不住动了一下身子,好摆脱这份压抑感,他刚刚回来,带着夜晚里的湿寒,以及秋天里的第一缕阳光和果香,迫不及待的回来了。
迫不及待,谁知道呢?

可能因为护卫魔戒的经历让他自己一时有些激动,忘记了他的父亲是如何的冷淡。刚回来的自己像一个傻子一样,站在国王的寝宫门前,活泼的好像变了一个人。
他面前站的精灵,不是他能开玩笑的对象。
这份认知也像真理一样,不可打破。

真理常常使人困扰,对精灵也不列外。

Legolas金色的发尾掠过那扇古典的门,发出细微的,类似于某种柔软又坚硬的东西发出的"沙沙"声,最后乖巧的落在他的衣服上。他有点儿不自在,倒不是说别的。
小时候对待父亲的感情总是夹杂着那么几分敬佩,到了成年后相处方式更加理性化,他们遵循着父子之间的亲情理念,一举一动像是经过测量,不逾矩,不逾距,终归有着那么一丝情感存在。
他还是个小精灵的时候问他的父亲,"什么是真理。"他的父亲目光有那么一丝的茫然,但很快消失无踪。
他说:"真理是真,也是假。是谬论,也是理论。对于你来说,它是规矩。"
对精灵来说,它是可笑又死气沉沉的。
Legolas不懂,他不止一次的去探索,得到的答案常常让他不知所措。

真理常常使人不知所措,对精灵也是如此。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应该遵循着某些东西,顺应着海洋的呼唤,乘着一艘船,或是和朋友一起离开。
这仿佛是个认定的结局。
这比别人告知你将会死更可怕,自身命运似乎已经决定好,不容他进行反抗。但是Legolas觉得上述结局还是挺好的。
至于他为什么回来,他也不知道。

西渡是一个真理。
他打破了真理。
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想父亲曾经说过的话,如果那句话是真的话,那么他自己就打破了混沌。真理什么都不是,对于打破它的人来说。
他被真理约束,从出生起就坚信着它们。于是所有的疑问都被解答,不用花费力气。

真理使一切变得简单,它告诉你它是真的,你就相信了。
真理使一切变得愚昧,它告诉你它是正确的,你就相信了。

真理使精灵变得更加聪慧。
精灵的一切都在打破真理,永生,力量……尽可能的打破。
Legolas在他年轻时打破了一个真理,让他和父亲的关系变得紧张,而那一丝的感情被迫隐藏在黑暗之中。
Legolas又在成年时打破了一个真理,他爱上了他的父亲,并且拒绝了西渡。
精灵是永生的,只要有时间,随时可以打破真理。

那么,Legolas抬起眼。
他应该也能打破Thranduil这个真理。
对方是的一切都让他迷乱。打破真理的快感另他感到舒服,更重要的是,这个真理是他最乐意打破的。
精灵王早就没有心情和他的儿子开玩笑了,已经不耐烦的准备将Legolas扔出去,或者下个命令。他已经走到他儿子面前了,一个比较近的位置,近到王子能看到他父亲眼里隐藏的笑意。
Legolas笑起来,他向前走了几步,将Thranduil向后逼退,这个让步是有限度的,但是在这之前。
Legolas的小腿向后弯曲,勾住门,脚贴住门面,脚掌用上力气,将门踢住。
Thranduil思考着是不是应该给他的儿子一拳,以便提醒他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你需要来一些酒精,Legolas。"他向旁边走动,看样子今天的早餐肯定要错过。
"不,我不需要,我非常清醒。"
Legolas为精灵王拙劣的借口感到可笑。"那么你就需要把门整理好,你的鞋子很脏。"王者垂着眼,不动声色的向门那里靠近。
(扣出来的东西……大家活跃一下,莱瑟差不多有四天都没人发文了…………)

评论(6)
热度(30)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