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笔

松森

Legolas从车上下来,对身旁的人说了些什么,才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他的气质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面部线条柔和中已经渐渐显现出些许的锋利。他踏上阶梯,舒展的四肢以及身形流露出一种流畅的美感,类似于鹤的纤细和豹子的压迫。
他不愿意再和入口的侍者多说,但是对方过多且繁复的流程让他不得不耐下性子,他们浪费接近十分钟后,Legolas才得以进入。

内部实在是太过沉静,对于任何一个刚进去的人来说。
音乐十分低沉,钢琴曲流畅的不像话,一度抑郁,这让他隐隐感到头疼。Legolas毫不费力的找到了他们令人又爱又恨的男人。

他在餐厅,一个人坐在一旁,淡金的头发散落在桌面上,支着头,看不清他的神色。Legolas将酒杯从他手里拿走,俯身盯着男人,凑到他面前轻声说"它已经被清理了。"
眼前的男人动了一下头,抬眼看Legolas,湛蓝的眼里闪着细碎的醉意,他对着自己的儿子露出一个微笑。
他们离得太近了。
"我希望不会有那些可爱的小客人趁机扒出一些东西。"
他将挡住眼睛的头发挽在耳后,这使得他的面容更加清晰的露在孩子面前,还有他的呼吸,他说话时带出来的酒香。
Legolas笑了起来,"当然,但我得提醒您,这盘赌局我赢了。"他眨眨眼,扑闪的睫毛简直要逼近Thranduil的眼睛,"我要您的承诺。"

"那些人说什么了吗?"Thranduil跳过上面的话题,做了个 请 的手势,得到对方一个清浅的吻。Legolas坐在他身边,手指划过杯身,给自己加酒。"不介意给我来一杯?"Thranduil的声音极其不适宜的插进去,后者冲他眨眨眼,递给他一杯刚刚才倒好的。"还能说什么呢?父亲。"

他垂下眼,看着酒杯里的酒液。

"我们内部又要进行一次大清理,而且这一切都是由我们造成的。"他碰碰父亲的酒杯,眼里露出些微的笑意。"他们很得意,尽管罪刑是"
"那是当然的,孩子。"

他的父亲打断他,撑起身子坐好。
"如果你一生做了一件极其伟大且令人恐惧的事,你也会感到满意的。更何况他们做了并不止一件。"
孩子笑出声来。"您别这样,我不久前才做过卖东西的交易,现在不是在讽刺我吗。"这句话刚落下,他就收到父亲冷嗖嗖的目光。
"只是清理了一部分,您知道现在互联网有多么发达,那些警员顺藤摸瓜,恐怕摸到的东西还是一样不能告白于天下,说句实话,"他的语气变的正经起来,"除非他们能一网打尽,否则谁都不会好过。"

他的父亲罕见的沉默了一会儿。
"他们的手段真是残忍,没有想到一条人命只值那么少,"他靠到背后的椅子上,"早知道就用来对付我们的对手了。"
他扭过头看他的儿子,似乎有一群黑压压的鸟从他的眼底飞起,扑棱着翅膀径直冲向Legolas。
有一刻Legolas觉得,他真是可怕。

"好了父亲,我是来向你要我的承诺的,不是向你请教如何做一个好的官员的。"他有些不悦,对于男人刚刚扯话题的行为。
"那不行,孩子。"Thranduil皱起眉头,"你做的还不够完美,只能算是半赢。"
真见鬼。
Legolas心里碎碎念,他为什么要相信他的父亲,明明他才是主导一切的人。
"那么您想要怎么办?"
他逼近他父亲的脸,看着男人的眼睛,鼻尖与鼻尖相碰,呼吸纠缠在一起。"您的唇真苦,特别是您点的酒。"他的手指指向乳绿色的酒液,看到冰蓝的海面上印出薄绿,如同海面上的极光,又碎又薄。

Thranduil上身向后退,拉开他们的距离。
"等到回家,孩子。不要这么着急。"Legolas不满向前,"您就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可以还是不可以?"
他急于向父亲邀功,得到他应有的赏赐。

"可以。"Thranduil吐出一口气,急躁地想抽一支烟。"您可千万不能骗我,不然我会把您灌醉,"他压低声音,凑到他父亲的耳朵旁,"上了您。"
Thranduil抬眼,拉住孩子的头发将他拉回座位。"如果你还想上我,就不应该在这里。"他的中指弯起,叩了两下桌子,眼睛焦点放在酒杯上,"做这么大的动作。"
Legolas笑了声,给他父亲重新添了一杯酒。

晚上九点。
Thranduil将Legolas从车里拖出来,他的孩子一只手穿过他的背搭在他的左肩上,头发在他父亲脸上扫来扫去。
"我要在上面,父亲……"
他将头凑近Thranduil,湿润的酒气瞬间钻进Thranduil的鼻子里,他不耐的动动头,不料他的孩子又凑近,红润的唇对着他父亲的脸亲了上去。
"唔……"醉酒的人发出一声呻吟。
是Thranduil伸手在Legolas的肩胛骨上捏了一下。

他将自己的孩子扔进浴缸里,头也不回的走了。沾了一身酒气,这让男人有些不悦。
于是醉了的Legolas在浴缸里睡了一晚。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Thranduil帮他洗浴,同时还要听着孩子一声一声的
"我要在上面……"
"Ada……"
最后他终于将孩子从浴缸里捞了出来,给他灌了一杯蜂蜜水,给他盖好被子。
最后轻轻吻了孩子的额头。

"想要上我,等你能拼过我的酒量再说吧。"

@XVI  @要说些什么
(我拖了好久的文…………)

评论(6)
热度(43)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