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七日约 2

第二约: 回.

他听到山间一圈一圈回荡的声音,音色遥远又缥缈,如同水上的荡纹,撞到落叶又转回来。
回音缭绕。

一圈一圈撞进他的心里,心脏因此而跳动,恍然间似乎初生的白雾包裹住橙亮的阳光在他面前悠悠晃晃,那人的面容消散在这浅亮的光中。

他轻声念他父亲的名字。
声音清亮,在这山间空荡荡的游浮,没有回音。
他睁开眼,目光恬静。

他从未这样喊过他,喊他的名字,声音清亮,藏着不可察觉的柔软爱慕。
他的父亲如是,他的声音低沉,喊孩子名字的时候,那声音常让当孩子的想太多。有时是冰冷冷的,夹杂着怒气,尾音总是微微上扬。有时是破碎的,带着酒香,颤抖着,让他总是难以抑制的想要吻他。有时那么平静,仍旧好听的要命。
不像他的声音,清亮柔和。

有人说他的声音似山涧在山谷间飘流,到达落流处发出清脆的声音,清新软和。
他想,那么他父亲的声音是怎样的呢?
是春末夏初时的温热,还是秋末时的暖沉,亦或是冬季冰凉的雪,沉默又喑哑。

他父亲的面容也如同他的声音一样,他曾经试过描摹他的脸,他的大致轮廓,他的脸型,一笔一笔,锐利还是柔和?他这样想着,突然察觉他父亲已经与他年少时记忆里的父亲不一样了。他父亲的眉,他拿着笔,描绘出他的眉形,每次这样去画的时候,他就不可抑制的想到父亲蹙紧眉头的样子,哦,中间还有一道柔和的直线。再接着是他的眼睛,睫毛,他的眼睛很难上上色,他不知道到底是用湖蓝还是钴蓝,或者藏蓝?还有父亲的鼻子,鼻梁高挺,到最后会有一个优美的鼻尖,还好他没有画侧面图。还有他的嘴唇,薄,唇形美极了,吻上去会是什么感觉呢。
他父亲的头发,发根柔软,抚上去的感觉太过美好,在他掌下十分柔顺。

小时候父亲带着他去爬山,站在山上听到回音,他的父亲不说话,只是站立在哪里。

"回音啊,声音尚能回归,人心呢?"一旁的老和尚嘟囔着,身上的衣服已看不出颜色。

时隔多年后,今日再次想起。
人心呢?

人心似回音,漂浮在空中,荡回来又回去,重复往返,也是会累的。
说:回。

音色消散于空中,被雾捕捉。
如同归来的心,越来越弱,最终去哪里了。

他走在路上,已经回不去了。
他走在爱着父亲的路上,再也回不去了。

至此今日站立在这里,如同多年前的父亲一样。
不要开口。

因为回音不回。

落叶飘到水面上,水就荡起一圈浮纹,看似轻轻浅浅,不知内里如何浮动。
纵然表面已然平静。

I miss you.

评论(6)
热度(21)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