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soulmate. 1

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将桌子上的白纸吹的到处乱飞,男人用手压住纸,烦躁地将手中的钢笔扔出去,银白的光微微闪了一下,落到桌子上。

他抿唇,目光投向窗外,最终站了起来。他已经坐在那里一天了,但是什么也没写。

打开房门,顺着旋转楼梯向下,一楼有一扇蓝色的圆顶木门,他打开门,瞬间海风吹进来,将他一头金发吹乱,他不适的眯眼,企图用睫毛挡住过于热情的、带着微微腥味和阳光味道的风。
"Thran,记得回来。"有声音从他身后传过来,Thranduil没有回头,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
他顺着房子周边修建的步道走到沙滩上,此时已至日暮,气温正在降低,人不太多。

海水冲刷过他的脚面,将细碎的沙子带进他的脚底,很痒也很不舒服,他尝试着将脚底抬高,让水将沙子冲掉,这种事情做起来本就是没有意义的。
他看着海,海也看着他,深情的如同一对恋人。

海平线有光落下,日光像是跌进翡蓝的玻璃上,玻璃破碎,反射出明亮的光。火与水在此处交接,瞬间生出橙色的火焰,燃的热烈。天水交接处被划出分界线,一层一层的色彩混杂着,由深至浅,像长着翅膀缓缓移动,晃悠悠的在他眼底荡着,为他冰蓝的眼睛抹上一丝瑰丽。
世人曾经赞叹过的海底深处浮上一层金色,沾染着光迅速在表层渲染开,有黑色的鸟儿在金色的海面上空飞翔,声音奇特,带着一阵"嘟嘟"的声音。

他仿若浸入海水中,冰凉的水流从他身上流过,睁眼就能看到隔着水的太阳,鸟羽抚过他的手心,昏昏沉沉。
寂静,温凉,暖人的醉意。
脚不受控制的向前走去。

"喂。"有人拉住他的手。
Thranduil恍然惊醒,铂金的发因为突然停住的脚步所带来的惯力从空中跃起,拂过他身后人的脸。他侧身看向拉他的人,同时忘记了将对方的手打开。
一个高高瘦瘦的,拥有着金色头发的青年。

Legolas见人转身就露出了笑脸,"你再向前几步,"他指指Thranduil身后的海,"就要被海神掳走当他的新娘了奥。"
青年湛蓝的眼睛闪着光,笑容灿烂的让他心头一跳,他的眉头皱了下,挣开青年温热的手。
Legolas意识到了什么,笑的更开心了。"抱歉,不该说是新娘的。"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被一只金黄的生物扑倒在地,那是一只大型犬,Thranduil吓了一跳,向后面退了一小步。
Legolas勉强用手抱住它的身体,一边挣扎着喊"Lowrance,我不是让你在岸上等我吗,这么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准确的来说是他自己停下来了,他已经说不下去了,坐起来有点儿生气的看着自己见色忘主的金毛凑到男人腿边,看起来特别喜欢男人,正在用尽一切办法讨好他。
"这果然是颜值的问题,它看见Arwen也这样,哼!"
他坐在沙滩上嘟囔,声音里夹杂着一丝窃喜。

金毛高兴地在Thranduil身旁打转,可能是因为他身上的味道。他无法接受有毛生物的靠近,尤其是这种明明比较聪明却掉毛太多的生物,这种形容不仅让他想起来自己正在住宿的家的好友,Elrond。他是一个博学并且头发掉的比较多的人,看看他的发际线就知道他是有多么聪明了。
"Lowrance,找你的主人。"他从青年口中得知狗的名字,伸手胡乱摸摸狗毛绒绒的头,另一只手向Legolas那个位置伸。狗静立了两秒,正当Thranduil松了口气,它再一次凑上去。
"……"这只狗是不是傻……
Thranduil向Legolas那里望去,意思不明而喻。
Legolas站起来,抱歉地朝Thranduil笑笑,将自家的狗一番威胁喊了过来,心里暗自遗憾。"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Legolas,你呢?"他安抚着宠物,笑的很友好。
Thranduil看看一样蠢萌的主人和狗,点点头,"Thranduil."

"我看你是生面孔,新来这里游玩的?每年这个季节来的人并不多。"
他们一起沿着楼梯走上步道,Legolas带着他到处乱转。男人点点头,目光不经意的掠过各种各样可爱的建筑,随后转向另一边,脚步不知不觉停了下来。他走向围栏,也不说话。
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海面。

Legolas看到他的脚步停下,疑惑扭头,当他看到远方的天际时,眼里浮上些许笑意。
他走到他身旁,靠着围栏。这个距离很近,扭头便能看到男人的侧脸,可是他没有。
两人站在那里,Thranduil的头发被风吹起,与Legolas的几近纠缠在一起,但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连Lowrance都很安静。
他们在看一幅古老的、令人惊叹的油画。

浓稠的奶油黄,包裹着红橙橙的残阳,云层很薄,黑色的鸟儿依旧在飞来飞去,速度很快,海浪开始变得汹涌,推着海水向前奔腾,似乎天空也在向前移动。

"大自然的奇迹。"Legolas微笑着说,"已经涨潮了,你知道那些黑色的鸟吗?"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想问Thranduil。"军舰鸟。"Thranduil回到。"速度很快,在暴风雨中也能穿行,不会迷失方向。"
Legolas扭头看他,目光里多了一分真诚的笑意,"是的,不会迷失方向,与人类不同。"他的目光顺着Thranduil的唇向上,最后落到他的眼睛上,被睫毛保护的眼睛深处,有着难以说清的东西。
他的心似乎被触动了一下。

"我小时候对海有着不一样的迷恋,常常想着它的深处是不是有很多令人神往的东西。"Thranduil扭过头看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我以为会有国王什么的,或者是能够诱惑海员的美人鱼,想他们会不会在夜深的时候在礁石那里唱歌,然后有月光,海很安静,特别轻柔。他们的歌声会很美妙,或者很悲伤,那种美丽的生物总是有着轻薄的哀愁。这可不像是小男孩的童话。"他看着那双湛蓝的眼睛,思绪有点远。
"你既然当它是童话,何必太在意。"Thranduil没头没尾的冒出一句,Legolas被噎了一下,他想拍拍男人的肩,却被躲了过去。Legolas手僵了一下,随后收了回来,表情有些受伤。
"我不太喜欢别人的触碰。"Thranduil解释了一句,并明显看到他说完这句话后青年亮起来的眼睛。

Lowrance还在蹭Thranduil的腿,而被蹭的人正在低头看看表,明显沉默下来。
"你知道Elrond的家吗?"他抬头,顺手摸了一下狗毛,看到对方点点头。"那么,能带我过去吗?"
Legolas微微瞪大了眼睛,"你应该不认识路。"他点点头,向Lowrance招呼了一声,对Thranduil说:"我带你走。"

"那是我好友的父亲。"他边走边说,眼睛"漫不经心"的扫了Thranduil一眼,同时将对方眼底的茫然看的清清楚楚。"明天我能约你吗?我们这里会举办一些特殊的节日。"
他们走过石道,Legolas熟络的和居民打招呼,偶尔还会和一些小孩子玩,他能神奇的从口袋里翻出糖果,Lowrance也不再缠着Thranduil,反倒和孩子们玩的开心。

"cookie,到这里。"一个穿着蓝色水手服的小女孩喊着,将手里的糖露出来,金毛立马跟了上去。
"你瞧,"Legolas笑着,侧身对着Thranduil,"孩子们都喜欢叫它cookie,因为它像曲奇一样可爱温和,并且毛绒绒的。"

Thranduil走在他身边,看着活泼的青年和孩子,还有一只可爱的大狗狗,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是的,它确实很可爱。"

他们穿过迷人的巷道,走在湿哒哒的石块上,中途充斥着各种食物的香味,有时会看到装饰在屋子上方的彩色玻璃制作的小鱼挂饰。

最终他们停到Elrond乳蓝色的房子外。

"你考虑好了吗?"Legolas面对面看着他。
"考虑什么?"
看到对方迷茫的回答,Legolas抽了下嘴角,他果然没有听。
"明天我们一起,啊,不止我。"他慌乱的摆摆手,"出去?"

Thranduil看着他,沉默了很长时间。
"我不认识路。"

Lowrance叫了两声。
"没关系,可以让Elrond叔叔告诉你。"Legolas"安抚性"的看了一眼Lowrance,被主人看的狗垂头。

"直白点说吧,Legolas。"他走了几步,"我是路痴。"
Lowrance又叫了一声。
"也就是说你答应了,对吧。没关系,我明天来找你,我们一起去接Aragorn和Tauriel,然后就去Kris家拿些东西,就是这样,再见!"Legolas飞快的说完,给Lowrance一个眼色,一人一狗迅速离开,留下Thranduil一个人站在那里。
"……"

Thranduil叹息一声,敲敲门。

当他走进他的房间时,他又坐回自己下午坐的位置,他想了想,低头写起来。
他进入梦乡时,突然期待起明天的邀请来。

(文章和题目没什么关系……)

评论(6)
热度(9)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