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故事里的人物也会悲哀啊……
一旦这样想就感到心痛。

单方面的意淫和人物本身的结局就不同,无论写的如何幸福,结局也一样改变不了。
就这样单方面他们被描写在任何一方面,加以美化,看起来包装精致,新颖漂亮。
怎样想。

挖开人物心底最深的、不可提及的痛处,以及作为一个虚构人物底层的空洞和冷漠,写出另一个结局,依旧爱着他们。
内心却难以忍受。

你去探讨他们最深处的东西,有血有肉。
表面上显露出来的又是如此平静。
平静总是能够混淆视听。

隔着一层东西去了解他们。

沉甸甸的重量。
生命的质感和死亡的沉寂。

活在书里,或是活在书外,活在喜欢着他们的人的心里,活在作者的心里。
死在自己的心里。

论死与活的真正区别,大概是你觉得你活着,你却觉得你死了。
意识的觉醒和意识的麻木。

真是想想就写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10)
  1. 白水行松森 转载了此图片  到 陆小鹿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