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饮风霜 可润温喉

松森

莱戈拉斯听到凌晨时风吹过树林的声音,还有细小的,树叶抖动时的声音。
他的父亲依旧如往常一般优雅沉着。他只能隐约看到他的身影。
“你应该明白的”他听到他的父亲说。
黑暗在森林中轻悄悄地溜走了,他看到有一丝光亮在遥远的东方出现,那是太阳。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到森林里时,树梢褪去了昨夜的寒霜,在这温和而又舒适的阳光中舒展着它们的身体。
他确实得明白,可是为什么呢?
他有些茫然的想着,目光追随着光亮,他看着阳光顺着他父亲铂金色的发向下延伸,那双湛蓝的眼睛正在看着远方。
这些光太过温和了,他甚至能看到父亲浸在光晕中的睫毛,毛绒绒的,莱戈拉斯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这个词语和他父亲一点都不符合。
周围树上逐渐响起清脆鸟叫声,前几刻还因他与陶瑞尔的事被父亲阻止的愤怒的心情,正在平静下来。
黎明已经到来 黑暗要结束了。
“莱戈拉斯”他的父亲——瑟兰迪尔转过头“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的话。”
从耳边传来的声音让他有些慌乱,他想要收回他的目光,但这显然有些让他措手不及,他的眼对上了他父亲的眼。
是很纯粹的苍蓝色
不再是瑟兰迪尔作为王的时候的目光,那种带着雾的青山一样不可窥探。
是他曾经见过的,独属于瑟兰迪尔作为一个父亲的目光。
也许,他从未理解过他的父亲。
他们在血缘上最亲近,但在某些方面,他们之间隔得太远。

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却发不出声音。

没用的,莱戈拉斯,他听到他对自己说,这只是梦。
这只是一个梦啊
一个远离故乡与血亲的游子所做的梦,尽管游子已经有了归宿,可他的精神与灵魂一直在游荡。
在世间惶然流浪。

“鸟儿还会飞回来吗?”年幼的莱戈拉斯指着远飞的小鸟,好奇的问到。
“会的”瑟兰迪尔蹲在他身旁,用手抚了抚儿子的头发。
“为什么?”
“因为它会累啊,它出去玩够了,疲倦了,累了,它就回来了。”

可是父亲
我累了

为什么我回不去了。

评论(27)
热度(43)
  1. 瓷柚松森 转载了此图片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