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森

Yoki:

 @松森 很久很久之前看了森森的文产生的脑洞~书里的精灵仙子大王x现代叶子~私设较多~希望你可以喜欢~

【密林父子】他的父辈

白水行:

    这个离奇的时分让我编造一个故事,发生在不能被风浪侵袭的伟大港口,瑟兰迪尔是这个传奇的主角,他的儿子将会延续他的故事。
    从欧瑞费尔举家东迁开始,这个血系就染上了难以言喻的狂躁症,在岩石中的会遥望丛林,生长于林木之间的会眺望海岸线,沙滩以后的海面也不能收容后代的视线焦点,事实上这从来与景物无关,只是新鲜感、冒险、传说和祖传的叛逆情结,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这个病症攥住了瑟兰迪尔的童年青年乃至中年,因他发现儿子身上出现征兆而痛苦翻倍。他看着儿子常常眺望着大海,歌唱着不知其意...

【密林父子】孩子

我知道啦

白水行:

    新话里没有“爱”这个词,只剩下“过分亲密违背道德的自私情绪”和“非法交合犯罪”。
    他的孩子从未喊过他“父亲”,因为这个称呼根本不存在。
    只是每次童子军出游,莱戈拉斯总会跑过那条废弃的铁轨,翻过宿舍区的高墙,小手握成拳哐哐哐敲他的窗。
    “你看你看!我在这里呀!我要走啦,再见!”
    再呼哧呼哧啪嗒啪嗒地往外跑,起跳攀住墙壁,扭动着小身体爬上去,嘿呀嘿呀为自己借力,扑通一声,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

殒逝

一九七六年我在独立病房遇见你,你站在窗前吸烟,眼睛垂着不知在想着什么,你的父亲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我们都认为死亡将至,毕竟死生不可预料。
我告诉你不能吸烟,并勒令你立刻掐灭烟头。
你还是我第一次见的样子,头发扎着,眉目清隽,只是瘦了很多。我知道你有家里的事情要处理,并且自己也将近毕业,忙的不可开交,但压力不可以输送到你父亲这里。

你朝我笑了笑,面容里带着点儿模糊的清淡和迷茫。我想起你高中的样子,你优秀的成绩和突出的容貌,出色的棒球技巧经常被女孩儿们作为谈资,我也不能免于其中一员,你和你的朋友们经常自成一派,但是你的交友圈有占据了大半个校园,谁都知道你有一个当商人的父亲,他过高的名号也曾经让你一度...

【瑟莱】情丝

惊喜啊,赶紧抱住杏子揉揉滚团。
521!
白水行

Summary:瑟兰迪尔:这样找真的要找到天荒地老。

 @松森 今天521!

  已经不知是多少次了。

  ——殿下今天的头发?

  ——老样子。

  ——哎!都多少年啦!

  其实也就五十年。只是今年,每天都分外煎熬,没准两个小时之后就变了呢?

  精灵一般成年当年就结婚了,结婚必定是因着忠贞的爱情,过于强烈的感情纽带,会让彼此的发色相互影响。

  要揣测殿下的恋爱状况,本来很容易。有一半辛达血统的密林王子,跟他的父亲一样,头发是独二无三的淡金色。

  你看,刚踏入生命第五十个念头的...

© 松森 | Powered by LOFTER